现在他们对艾芙是又爱又怜

2020-06-04 20:23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>次阅读

达飞他们所见到的,是被称为库巴鲁的怪物,其为力量型的怪物,本身不具魔法能力,但其攻击力却不容忽视。一般的战士取不了牠的性命,至少须是魔剑士三阶以上的高手才有可能制服这种怪物。被库巴鲁包围住的,约莫有十来人左右,他们左上臂清一色配戴着刻有米雪家家徽的护肩,无疑的这些是米雪家的人,其中有三名魔法师、四名战士、二名骑士及两名魔剑士。魔剑士、战士与骑士围成了外圈,魔法师围成了内圈,形成两道人墙来守护中心的一名女孩。那女孩似曾相识的俏丽脸庞、高傲刁蛮的神情,不正是离家出走的艾芙吗?能成为米雪家的护卫,本身的实力是不容忽视的,但是看他们满身的伤痕与血污,任何人也不得不承认,米雪府的护卫已力战了。而那群库巴鲁能将米雪家中训练有素的精锐逼到这种程度,库巴鲁的力量确实不低。其中两只库巴鲁意欲对米雪家的人逞凶,扑向阵形中最弱的四名战士,不过库巴鲁并未达到目的,才刚有动作,两道耀眼的光芒同时刺入两只库巴鲁的头颅。库巴鲁低嚎后,高大的身躯跟着倒下,众人定神一看,原来刚刚的两道光芒,竟是两枝箭矢。这并非是米雪家的战士击退了库巴鲁,而是席妮展露了一手她高超的箭术。取得召唤士纹章后的席妮,不仅灵力大增,箭术也似乎更上一层了,那些让米雪府的护卫大感头痛的库巴鲁,席妮不过才发出两枝箭矢轻易就解决了其中两只,实力之强让米雪家的护卫难以置信。这样一个看似柔弱的美丽女孩,竟拥有比自己高出不知多少级数以上的力量,让那些护卫涌起了:“这些年的修业是不是都白练了?”的感叹。但更惊人的事还在后头,他们眼睁睁看着原本离库巴鲁还有一段距离的达飞,纵身腾飞,自大个身上消失后,像一阵狂风般卷向库巴鲁。护卫们还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,余下的五只库巴鲁已个个被斩成了数段,都来不及发出哀嚎的声音就已失却生命,原本的加害者这时成了受害者。在护卫的眼里看来,他们只瞧见一阵蓝色的风卷过,接着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。“啊……”护卫们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惊叹。没有什么比这更能突显出侍卫们心中的诧异了,能够入选米雪家护卫的他们,心中的优越感自是胜过任何人,直到今天,他们才体认到人外有人、天外有天的残酷事实。达飞高深莫测的修为让艾芙更倾心了,但也更加深了她内心的痛苦。姑且不论达飞会不会喜欢上她,她与达飞血浓于水的血缘关系,已将她与达飞深深的划分出界线,今生是无缘当情人了。一想到这里,艾芙那外冷内热,仿似冰山寒冷、坚硬的心也融化了,随之而来的是无法自已的忧伤情绪。过去她以身为米雪家的一份子为荣,现在这份高贵的血统却成了她诅咒、怨恨的对象。她甚至恨自己为何会出生在米雪家?为什么让她遇上了达飞这无意间偷走她芳心的男子?为什么自己倾心于达飞,却让她知道了自己与达飞的血缘关系……太多,太多,太多的为什么了,而这些都是她无法解答的问题。“达飞,你……你为什么要出现?你没出现的话就什么事都没了,呜……”艾芙情绪激动的冲入达飞怀中,哭的像个泪人似的,虽然像这样的情形达飞已有许多经验,但一剑就可解决让护卫头痛不已的库巴鲁,被鲁道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战斗天才,而且让艾丽斯女神选出日后要对抗大魔神罗比斯的男子,这时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妹子。口齿本就不甚伶俐的他,舌头像打结似的,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他仅以对亲人的关爱面对艾芙,强壮的右手轻拍着艾芙的背:“别哭了好吗?外公、外婆很担心你呢!快回家吧!”“不,我不回去,我要和你在一起。”艾芙确切的表达出她对达飞的爱恋,这让达飞更不知所措了。别说艾芙是自己的妹子,这份血缘关系已宣告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了。而且他到现在还压根儿没想过有情人的一天,他只喜欢打猎、练武而已,情人这个字眼对他现在而言,还是一件很遥远的事物。不过话说回来,艾芙的大胆示爱超过了席妮的判断,她想着自己若是也能像艾芙一样对达飞坦白的话,达飞的反应不知道会不会比现在激动?但至少艾芙肯直接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,这种做法倒是让席妮自叹不如。不管结果为何,只要自己曾用尽一切努力去争取了,就算失败了那又如何?伤心一辈子总比遗憾终生要好吧!艾芙大胆示爱的举动,让米雪府一干护卫着实感动。平时活泼、调皮的小公主,竟也有如此柔情似水的一刻。现在他们对艾芙是又爱又怜, 黄大仙一肖必中特资料他们多希望自己就是达飞啊!能够掳获像艾芙这样天真、美丽的少女芳心。达飞调整了呼吸, 精选3码中特右掌挥向艾芙白晢如雪的纤纤玉颈。没有丝毫的痛觉, 精选三肖三码资料只有无限的怨恨与失望, 白姐精选三肖三码艾芙悄悄的沉入梦乡,乖巧的伏在达飞厚实的胸膛,安然的睡去。达飞眼光移到逃过死劫的护卫:“你们怎么遇上艾芙的?”“我们奉家主之命外出寻找艾芙小姐的下落,途中恰巧遇上了这批库巴鲁。我们见库巴鲁到处伤害人民,便出手加以制止,可惜我们的实力太弱,打不赢这些库巴鲁,还有好几个同伴来不及逃走,成了库巴鲁的食物。后来我们边战边逃,大小姐适时出现帮助了我们,大小姐虽然不弱,毕竟她还年轻,我们只杀了几只库巴鲁就逃到这里,接着你们就来了。”护卫中一个似乎是领队的男子解答了达飞的问题,但说着说着,颤抖的语气掩饰不了他惊魂未定的狼狈模样。这些库巴鲁的残暴到现在还让避过死神召唤的护卫们心有余悸,一幕幕库巴鲁残暴、血腥的的逞凶画面,已深深烙印在这些个狼狈不堪的护卫心中。忽然一阵阵足以撼动人心的马蹄声传来,原来是亚契率领的骑兵队赶到了。在达飞出城后不久,便有许多人向城卫处通报遇上了残暴的库巴鲁,是以亚契率领了麾下的精锐骑兵赶来。虽名为骑兵,骑兵队的士兵也还是由战士组成,毕竟拥有骑士职业的人为数不多,只是他们的速度也太慢了,等他们浩浩荡荡的赶到时,战斗早已经结束了。当时各国均有自己的武力,常见的有步兵、弓兵、骑兵、工兵四个兵种,其成员绝大多数仍是由战士所组成,而较特殊的兵种有重装步兵、重骑兵、攻城部队三种。“达飞兄弟啊!每次你都抢在前头击退怪物,我手下这批士兵还真的无用武之地了。不过你是不是诱拐了米雪家的小公主,否则她怎么会伏在你的怀中呢?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说话的是亚契,他半开玩笑的向达飞表示无缘参与战斗的感慨,顺便调侃一下达飞。让亚契这么一说,达飞顿时面红耳赤,忙解释道:“原来是亚契啊!别挖苦我了,我只是想让她好好睡上一觉而已。”“是一起睡吧?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达飞的人品亚契是知道的,更何况米雪家的护卫和席妮都在这里,达飞总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欺负艾芙吧!只是亚契这喜欢捉弄、挖苦人的坏毛病一直改不掉,达飞虽然是他的好友,内幕资料也逃不过让他调侃几句的命运。不过以亚契年近半百的年纪,与达飞这种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称兄道弟的,让米雪府的护卫看了有点不太能接受。亚契豪爽的个性他们在奇晶城中时有所闻,常常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,如今才真正见识到了。达飞抱起艾芙,走向亚契道:“亚契,我要离开奇晶城了,有件事麻烦你。”“嗯,说吧!但愿我能帮得上忙。”“麻烦你护送这些护卫还有艾芙回米雪府,然后再帮我转达家主及大祭司,说我要离开了,等我办完事后就会回来。”本以为达飞会提出什么难题,亚契心中暗下决定即使达飞要他去赴汤蹈火,自己怎么说都无法拒绝的,当初若不是达飞帮了他一把,他现在可能还关在军人监狱里吃牢饭。不过达飞所提出的要求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简单,亚契当然不假思索的接受了。“好,这没问题,凭我手头上这些精锐,我保证能达到你的要求。”“那一切就拜托你了,希望来日能再有见面的一天,保重了,再见。”“你也是,我在奇晶城等你,等你回来后我们再好好喝个几杯,再见。”亚契听达飞的语气总觉得不大对劲,怎么好像说的他不会回来似的,当下便有这个疑问,却没有向达飞提出。亚契相信达飞的力量绝对是可以保护自己的,只是他从不知道达飞担负的是什么样的使命,所以他直到现在仍无法体会达飞的语意。席妮礼貌性的与亚契道别后,催促着达飞早点上路,于是达飞点头向亚契致意后,再度踏上他的旅程。“真是个了不起的少年啊!”亚契身旁的副官表示了他对达飞的看法。亚契点头称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能与他结识,实在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,虽然颇有相见恨晚之憾,这样的结果我倒还满意,我相信他日后一定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,好了,回奇晶城吧!我们还得送人回去呢!”“是,全队注意,返回奇晶城。”年轻的副官代替亚契向部队下达了命令,同时还特别安排了一队人手专司艾芙与米雪家护卫的安全,浩浩荡荡的开回奇晶城。路上都还算平安,待亚契护送艾芙与护卫回到米雪府时已是下午时分。蒙特烈与卡琳两老看到心爱的孙女平安归来,人虽然处于昏迷中,倒还是平平安安的,两老除了内心满是兴奋以外,对亚契亦是十分感激,吩咐了下人将赏金交予亚契,亚契客气的拒绝了。“蒙特烈先生,我只是遵照达飞的要求将艾芙送回而已,实际上救她的人是达飞,所以这赏金我是不能收的。如果真要感谢我的话,不妨请我喝个几杯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“好,这当然没问题。”蒙特烈本打算立即命人准备菜肴与美酒,除了犒赏安全将他孙女送回的亚契外,还有随行的士兵。不过亚契以仍在当值为由,再次谢绝蒙特烈的美意。“蒙特烈先生,我也该离开了,有机会的话我会亲自拜访,向您讨几杯酒喝,再见了。”“好,那不送了。”亚契向蒙特烈行了军礼,转身离开米雪府。蒙特烈望向远方,独自喃喃道:“原来是我的好孙儿救回艾芙,呵呵,乖孙,我期待着你回米雪家啊!哈哈哈哈……”这时达飞正骑着大个,身后是与他的命运牢牢相系的美丽妖精──席妮,还有调皮可爱的亚宝,往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──诺比士塔前进。“夕阳好美啊!我记得小时候父亲总会抱着母亲与我,在绚烂夕阳倒映的河畔旁欣赏落霞的美景。那个时候真的好快乐,只是现在,我却成了孤儿。”触景伤情的达飞,想起了过去好似云烟般消散的陈旧记忆,这些日子的剧变,让一名十六岁的少年独自承受,的确是太沉重了点。他的神情霎时变得凄苦,隐隐约约中散发出忧伤的气息,那是一种看似无形,实质上却是存在着、令人无法忘却的情感。在达飞身后的席妮似乎感染了达飞忧伤的气氛,调整了一下呼吸,席妮那轻脆如黄莺般好听的声音,将达飞自忧伤情绪中唤醒。“达飞,别想那么多了好吗?你还有鲁道夫、还有米雪家的亲人啊!你并不是孤独一人。”“但是,最疼爱我、跟我最亲的父母过世却是事实,我都还没向他们尽孝道,他们就离开我了。而且你也知道我们的任务,说不定哪天会见不着明日的太阳,我觉得我好孤独。”“你还有我啊!”这句埋藏在席妮心中许久的话差点脱口而出,只是到了喉咙席妮就把这句话给咽下了。席妮是个不善表达自己情感的人,而且在她强烈的自尊心中,可没有向心爱的人表白自己的心意这回事。是以她宁可把一切往肚子里吞,默默的对达飞付出,也不愿对达飞说出一句“我喜欢你”诸如此类的话。席妮可不像艾芙那样的直来直往、敢爱敢恨,明明自己爱煞了达飞,也不愿意让达飞知道自己的心意,整天与达飞吵嘴、抬杠,这真是一段极端矛盾的情感。达飞说着说着,双眼泛红,被视为男人之耻的泪水自达飞端正、俊逸的脸庞流下,他的心像在吶喊、怒吼,向大地倾诉自己所受的痛楚与磨难。达飞明知道他不能哭,但是情绪与泪水却不听大脑的使唤,即使达飞用尽一切力量,即使达飞曾经打倒许多强敌,可那种任何一名武者梦寐以求的强大力量,在这时候都不管用了,俊美的脸庞因强制压抑情绪而变的扭曲、丑陋。席妮看了真是于心不忍,这样的达飞不是她所乐见的,相似的难题这回发生在席妮身上。过去两过月的相处,都是达飞扮演着安慰她这可人儿的角色,现在立场得互换了,换她得抚平情绪低落的达飞。席妮的伶牙俐齿,在这时候也失去效用,席妮勉强只能挤出简单的一句话。“想哭就哭出来吧!这样会好过点。”这已是席妮所能做的最大限度,她知道现在再怎么安慰达飞也无济于事,让他将心中的负面情感一次发泄完,或许是最好的做法吧!至少席妮心中是这么想的。

生产带给女一连串的变化,如疲惫、情绪低落及功能的改变。这是件很让男士无法理解的事情,男士总是不解的问道,那么,今天小编就和大家聊聊女人产后为什么生活会出现各种问题?

,,刘佰温三肖必特期期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Powered by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 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